The Prospect Foundation

  • 邱亞文(Betty Ya-wen Chiu) 高雄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系教授
Published 2024/06/11

實現Health Right for All—從美國全球衛生策略談起

今年世界衛生日主題為「My health, my right」(我的健康,我的權利),然而新冠肺炎大流行顯然打亂各國醫療衛生體系之運作。(圖片來源:https://www.who.int/campaigns/world-health-day/2024)

 

實現Health Right for All—從美國全球衛生策略談起

 

邱亞文

高雄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系教授

 

 今年世界衛生日主題為「My health, my right」(我的健康,我的權利),期能在新冠肺炎大流行後,重振各國醫療衛生體系之運作。為使其重回正軌並促使永續發展目標得於2030年實現,投入到全球衛生體系的各級行為者(國際機構、政府與非政府組織、基金和慈善機構等)的數量及領域越來越多樣化。此外,各先進國亦深刻體認不僅國家於全球衛生領域發揮核心領導作用,多部門的政策協作對於建構有韌性的福祉社會(well-being societies)更至關重要。今年WHO第154屆執委會中制定《第十四期總體施政計畫》草案(14th General Programme of Work, GPW14),旨在增進、實現和維護世界各地所有人的健康和福祉,其高層討論結果(High-level results)明定六大戰略目標,其一便包含「將健康問題納入各部門的關鍵政策(health in key policies across sectors)以解決不良健康(ill health)的根源」。

美國為全球衛生領域的先行者

 美國可謂是全球衛生領域的先行者,公私部門均大量投入,百年來利用醫療衛生人道援助、控制重點傳染性疾病、積極進行跨國合作等方式,藉以保障國家與人民之安全並鞏固全球領導地位。美國大型援外策略可回溯至二戰後主導的「馬歇爾計畫」(Marshall Plan),以130億美元援助歐洲16國等。1961年更成立美國國際開發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USAID),是執行援外事務之獨立聯邦政府機構。1991年冷戰結束後,美國政府將全球衛生重新定義為國家外交、安全與發展戰略的關鍵組成要素之一;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Department of Health & Human Services, DHHS)則將全球衛生定義為國土外的衛生問題。

 然而自SARS爆發後,美國當局意識到美國人民之健康是與其他國家、地區之人民有密切關係,開始以總統高度提出衛生相關倡議,且數個政府部門相繼發布與全球衛生相關之國家級策略。例如2003年小布希設立「總統防治愛滋病緊急救援計劃」(President’s Emergency Plan for AIDS Relief, PEPFAR)後,美國國會挹注高達150億美元為對抗愛滋病、結核病和瘧疾,在全球衛生領域進行開拓性的發展,迄今總投入金額更超過一千億美元,其重視程度可見一斑。美國國務院與美國國際開發署於2007年聯合發布《2007-2012年財政年度戰略規劃》(The FY 2007-2012 Strategic Plan),列出美國對外援助的七個戰略目標,其中第四個戰略目標「投資人民」的首要優先事項為促進全球健康。2009年歐巴馬政府就任後頒布國家安全策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以執行三項總統發布的倡議為主要進行方式,其中包含全球衛生倡議(Global Health Initiative),透過控制重點傳染性疾病,協助開發中國家加強衛生系統並推動「千禧年發展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MDGs)的進程。2011年,美國衛生部亦啟動《全球衛生戰略2011—2015》,旨在強調衛生部門需與其他政府部門合作。

 經筆者初探發現美國對於全球衛生安全領域的投資已獲得最高層級支持與重視,拜登於2024年4月16日甫發布之全球衛生安全戰略(U.S. Government Global Health Security Strategy 2024, GHSS)便是明證!可說上至白宮下至美國國防部、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美國國際開發總署、美國國務院、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美國衛生部及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橫跨至少八個國家部門均發布過全球衛生策略相關之文件,形成平行及垂直的多部門政策連貫性。綜上,美國於全球衛生領域不僅投入大量資源佈局,對外接軌國際、對內連結多部門,並隨情勢變化搭配優先領域進行滾動式策略調整。

我應師法美國擬定總體全球衛生策略

 今年5月即將就任的賴清德總統,為臺灣史上首位醫師總統,亦曾獲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碩士學位。其發表「健康臺灣」政見時,曾言:「讓國人健康、讓國家健康、讓世界擁抱臺灣;國家未來所提出的建設或政策,都應以促進國人的健康為最高原則。」然而在全球衛生治理系統中,臺灣也應學習先進國家,擁抱世界並積極投入全球行動、投資全球衛生,方能保護自身國民與全球人民,進而達成衛生安全及全民健康覆蓋。

 我國目前在國際發展和援外事務推動上,仍未趕上國際趨勢,國家元首需積極擔任領銜者,師法美國擬定總體全球衛生策略,重新調整衛生外交政策思維,發揮我國擅長領域,敦促非衛生部門將全球衛生思維納入並使其主動創造健康和福祉,藉此確立臺灣在全球衛生體系的角色與地位,那麼世界也會擁抱臺灣!

Editor’s Note: The views expressed in this publication are those of the authors and do not necessarily flect the policy or the position of the Prospect Foundation.
回頁首